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超越动感

拓展大自然,挑战自身潜能,引领眼球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  

2014-03-12 10:51:3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 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

 编辑/雨浓

篆刻特点特色

吴让之诸体皆擅,而篆隶功力尤深,特别是他的圆劲流美的小篆为世人所重。在篆法上,吴让之师法邓石如及汉篆法,更因其善于“铁笔写篆”撷取金石精华,故有“气贯长虹、刚劲有力、咄出新意”之态。包世臣对吴让之也有直接影响,他继承了包氏衣钵,恪守师法而自成面目,给人以清澹甜润之感。所书小篆《梁吴均与宋元思书》、《宋武帝与臧焘敕》、《三乐三忧帖》等,用笔浑融清健,篆法方圆互参,体势展蹙修长,有“吴带当风”之妙。吴让之隶书结体,中心紧敛而肢体舒展,颇富古意,被誉为清初以来篆隶书体创新者之一。其行书动势显著,生发了流动、通畅之气,单字虽隔,然意气绵延不断;楷书苍厚郁茂,俊逸爽劲,并掺有北碑意韵,一扫“馆阁体”纤弱之风。 吴让之的主要艺术成就在于其金石篆刻。他曾自述:“让之弱龄好弄,喜刻印章。早五岁乃见汉人作,悉心摹仿十年。凡拟近代名工,亦务求肖乃已。又五年始见完白山人作,尽弃其学而学之。”由于吴让之有10年汉印的摹习功底,加之以邓的汉篆书体为依归,使隶书笔法参之入篆,以篆书笔意引之入印,书印相参,流美生动,浑朴圆润,韵味醇厚,一洗当时印坛程式化和矫揉造作的时尚,使日趋僵化的印坛面目为之一新。他在《自评印稿题记》中阐明:“若意无新奇,奇不中度,狂怪妄作,皆难列等。”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以圆朱文篆法入白文印,是吴让之篆刻的一大特点,一路横宽竖狭、略带圆转笔意的流美风格,和他的朱文印和谐统一。他擅用冲刀浅刻之术,腕虚指实,刀刃披削,其运刀如“神游太虚,若无所事”。吴让之治印广采博汲,不囿成法,在理论上他尊崇师说,但实践中他又有意和老师的风格拉开距离。近代书画大家黄宾虹称吴让之是“善变者”,他在通力学邓后,又以自己的善变,发扬出邓石如“印从书出,书从印入”的新境界,其晚年印作,字法、布局、行刀、款法自出机杼,以其平正、淡雅、拙朴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印风格调。

吴让之一生治印万方,声名显卓,以致后来学“邓派”的多舍邓趋吴,除黄士陵外,吴让之对同时代的赵之谦、徐三庚,近代吴昌硕,当代韩天衡等书篆名家皆影响甚深。恰如西泠丁辅之以赵之谦笔意为诗赞日:“圆朱入印始赵宋,怀宁布衣人所师。一灯不灭传薪火,赖有扬州吴让之。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清·艺术家:吴让之[篆刻集粹] 编辑/雨浓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简介:

吴熙载(1799-1870),原名廷扬,字熙载,后以字行,改字让之,亦作攘之,号让翁、晚学居士、方竹丈人等。江苏仪征(今江苏扬州)人。清代篆刻家、书法家。包世臣的入室弟子。善书画,尤精篆刻。少时即追摹秦汉印作,后直接取法邓石如,得其神髓,又综合自己的学识,发展完善了“邓派”篆刻艺术,在明清流派篆刻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吴昌硕评曰:“让翁平生固服膺完白,而于秦汉印玺探讨极深,故刀法圆转,无纤曼之气,气象骏迈,质而不滞。余尝语人:学完白不若取径于让翁。”吴让之印作颇能领悟邓石如的“印从书出”的道理,运刀如笔,迅疾圆转,痛快淋漓,率直潇洒,方中寓圆,刚柔相济。其体势劲健,舒展飘逸,婀娜多姿,尽展自家篆书委婉流畅的风采,无论朱文白文均功夫精熟,得心应手,技术上已如庖丁解牛。让翁在继承邓完白的基础上有所创建,特别是那种轻松淡荡的韵味,直达书印合一的神境。吴缶老赞曰:“风韵之古隽者不可度,盖有守而不泥其迹,能自放而不逾其矩。”一生清贫,著有《通鉴地理今释稿》。吴熙载工四体书。篆书和隶书学邓石如,行书和楷书取法包世臣。书法功力虽深,但受邓石如和包世臣的束缚太深,未能创造自己的风格。亦善画。一生成就最大的是篆刻,篆刻得邓石如精髓,而又能上追汉印。晚年运刀更臻化境,在浙派末流习气充满印坛的当时,将皖派中的邓派推向新的境界,对清末印坛的影响很大。吴熙载一生刻印数以万计,但多不刻边款,以致流传甚少。吴让之出生于清嘉庆四年(1799年),早年居住在仪征,青年时期因从事科考,每三年两考,他都要往返于仪征、泰州。吴让之最终只被录取为“生员(秀才)”,仅是一个普通的县学“诸生”,但从这时起,他和当时泰州的文人雅士有了比较多的交往,建立了友谊。 中年后,吴让之长期寓居扬州。据清董玉书《芜城怀旧录》记载,吴让之在扬州时,曾住在石牌楼观音庵。当时观音庵内还寄居着画家王素,“王画吴字”为时推重,士大夫家皆以“非王画吴书不足相配”论之。道光二十九年(1849年),吴让之受宿迁王惜庵之托,以枣板续刻高凤翰集撰的《砚史》后半部分。此书刻成时他题有长跋,其中谈到“余于今年分典文汇阁秘书”并曾“分辑《南史》注”。扬州文汇阁是清代收藏《四库全书》的七阁之一,这里本是吴让之的用武之地,但为时不久,在清兵对太平天国的作战中,文汇阁付之一炬。

清咸丰三年(1853年),吴让之54岁,为避战乱,他流寓到了好友较多的泰州,其朱文印《再生人》边款云:“咸丰三年由扬避乱来海陵”。吴让之定居泰州,前后长达十数个春秋,首寓时为泰州首富的姚正镛(仲海)家。吴让之在姚家,先后为姚治印120方。吴让之在泰期间,还相继客寓岑镕(仲陶)、陈守吾、朱筑轩、徐震甲(东园)等名门,后又在刘汉臣(麓樵)家居3年之久,并曾朱书《说文》一部赠之,文末有“寄食三年,无以为报”的亲笔跋语。吴让之寓刘汉臣家不仅为其子弟课读,还为刘治印88方,刻砚一方,书画多幅。咸丰四年(1854年)甲寅八月,刘汉臣新居落成,吴让之特隶书长联一副:“势不因人,翁之乐者山林也;居虽近市,客亦知夫水月乎”上款题日:“麓樵以高西园先生所集联文属书泰州姜堰新居,以其文与近况有合故尔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